最新消息:

董焕俊坭兴陶壶品赏

钦州坭兴陶 守艺人 194浏览 0评论

    初识董焕俊,是一位壶痴朋友发给我看他的坭兴陶壶藏品,问我喜欢哪一把,我翻看时,一把有韵味的壶跳进我眼里,第一眼看过去,壶身造型还是遵循传统的玉乳样式,细看却是有些不同,那挺翘的直流壶嘴,原先很少用在此类壶型上,还有盖钮,也不是传统的一粒珠,刻绘的一枝梅,恰如其分地点缀在壶身上,更深得玉乳壶丰盈多姿的韵味,这一些许的改变,尽显妙意,可见创作者对传统别出新意的变化,以自己的艺术理解力,诠释造型及意蕴的表达。我开始关注董焕俊,以及他的坭兴陶作品。

随着欣赏董焕俊的作品愈多,我愈明显感觉到,他在用自己特有的艺术语言来创作,以至于你可以很容易的从众多的坭兴陶器中识别出他的作品来,这是难能可贵的,真正的艺术创作,不仅需要一个自由的灵魂,还需要一颗专注悟道的心。

身为广西人,我过去也或多或少的接触、了解过坭兴陶,身为四大名陶之一,坭兴陶也曾有过名家名作出品,甚至在上世纪初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也拿过金牌奖。但坭兴陶偏安一隅,不是文化丰茂之地,沉淀薄弱的历史文化,缺乏变革的工艺,与兴盛的宜兴紫砂相比,如蒹葭倚玉,不可同日而语。所幸的是,经解放后几十年来不断的探索和发展,坭兴陶已经从日用器上升到工艺美术品。特别是近十年来,随着制作工艺的不断提升,从事坭兴陶制作的陶艺人不断增多,技艺越来越精良,创作者艺术修养水平总体提高,对坭兴陶技艺的发掘、创新不断,新老艺人作品交相辉映,新人新作层出不穷,不时有让人惊艳的作品呈现。坭兴陶正走在复兴之路上,使我们能以新的眼光,重识坭兴陶之美。

现在的坭兴陶艺师,大多可以进行自由创作,自由发挥,根据个人艺术趣味,审美偏好,对坭兴陶的理解,来创作自己的作品,高手云集,促成了坭兴陶艺术百花齐放的景象。在这些有所成就的坭兴陶艺师当中,董焕俊是特别突出的一位,他拥有国家级工艺美术师、广西工艺美术大师双料身份,作品获奖无数,他对坭兴陶的热爱深入骨髓,从泥料、制坯、雕饰、烧制、打磨各个环节都有精研,而且是亲力亲为,以所学之长树立起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,没有固步自封,一直以极高的热情持续不断的探索、挖掘坭兴陶的特色,融入创研的作品中,使得我们时不时能看到令人耳目一新的美器。

以下我就选出一些代表董焕俊艺术特色的作品,供大家品鉴。

我前面提到的那只玉乳壶,即是董焕俊遵循传统而又求变,以自己独有的审美观念、艺术趣味,融合技艺出新的一类,正所谓“出新意于法度之中,寄妙理于豪放之外”,颇有心得。

董焕俊坭兴陶壶品赏插图

    品此壶,通身褐紫色,陶质细腻均匀,光润莹洁,上手抚之紧致顺滑,绵而不涩,盖身相扣之声如坚石相抵,铿锵清脆,可见董对泥料的炼制非常精到,凸显坭兴陶的材质特色;造型上看,壶身通体圆润丰满,毫无臃肿之感,截盖与壶口轮廓线对接流畅如一体,壶流不是传统取弯做法,而采用直流,流与壶身暗接自然,从根部起至壶嘴,斜插角度挺俏活泼,线条卷杀优美,壶流、壶身、壶把大小比例合谐,特别是壶流取势较高,伸展适度,盖钮不是通常的一粒珠,而取水滴型,提升了壶身的轻盈之感,从视觉上看整个造型,犹如美人娇姿婷立,翘首盼顾,尽得韵致;壶身上取宋人工笔,精细刻绘虬梅一枝,挺拔盛放,施以薄彩,多了几分画外芬芳;茶壶纤手可握,刚刚好,重不压手,刚刚好,出茶汤不急不徐,泡普洱黑茶,刚刚好,壶型和刻写字画内蕴相得益彰,刚刚好。我想,喜欢柔雅情调的品茶人,应该是会对这样一把悦于目、适于心的茶壶动心了吧。

 董焕俊做壶,大多是只手可握,转于掌心,摩挲细品之器,不仅非常实用,茶器经过人手抚摸,包浆更为油润光亮,让人爱不释手。

董焕俊的线刻和薄意雕刻技艺精湛,在一把坭兴陶器上的雕刻,用功精微,娴熟,却不多施其技,尽量用简造意,多留出空间以供观者想象。我猜他平时就是一位心细而容易入定的人,经过多年的修炼,在薄意雕刻上,于茶壶的方寸之间,施展布局、形构、手法、情节、用色、意韵,已是得心应手了。山水花鸟人物,以刀代笔,手法上大多兼工代写,线刻藏锋不露,爽利劲健,着刀不多,神采即出,薄意雕则行气沉稳,层叠有秩,深浅相呼,疏密得当,以简胜繁,两者都讲究“以少少许胜多多许”的“象外之象”、“味外之旨”,再薄填色彩,使绘画鲜活起来,与朴素的器身背景产生悦目的对比,意趣十足。

以传统文化造型和雕饰为依托的器物,创作者如何能在师古人、师自然中,在立意上确立自我的品味,在手法上表现自我的风格,在形构上表现自我的意境,技艺独运,自成一体,这是每个有理想的艺术创作者的目标。董焕俊在这条创新探索之路上,建树良多。

下面的几个坭兴陶作品,亦可以看出董焕俊的艺术特色,造型和雕饰题材相配,各得意趣。

董焕俊坭兴陶壶品赏插图1

一枯枝,一闲雀,闭目养神,怡然自得。

老翁独钓竹泉,独享清幽,独乐乐而忘世间烦恼,气定神闲。

董焕俊坭兴陶壶品赏插图2

乌蓬泊岸,江汀草亭,松荫石下,挚友畅叙,直至月上芦梢。

董焕俊做浅浮雕,也相当拿手,比如下面这把达摩造像井栏壶,他善用坭兴陶材质之肌理,雕凿出摩崖洞窟之形质,窟内浅雕达摩半身像,须髯眉目,入刻精微,双目微闭,似入冥想之境,达般若之界,口鼻抽动,又似乎在细品香茗,从中彻悟禅机,颇为生动传神。

董焕俊坭兴陶壶品赏插图3

董焕俊对造型的审美和设计,有独到的一面,非常善于从传统造型中吸取养分,转化为自己的设计语言,这是和他的艺术天赋、学养的累积、长期的艺术实践分不开的。他创作的坭兴陶器,非常容易在造型上夺人眼球,修胎精细,线条轮廓优美、大小比例协调舒适,无一不是对造型的理解和精准把握。

仿生壶,亦称花壶,是手工制壶难度很高的门类,要做好一把赏心悦目的仿生壶,陶艺师不仅需要精准的造型设计、精湛的制作技艺,为了将自然之物表现得惟妙惟肖、趣味横生,还需要陶艺师精通泥性,配置不同的泥料,控制好烧制温度,才能在器物的纹理、色泽上模拟天然,或者能按自己的心意创制所求之作。许多制陶艺人都对其望而却步,对董焕俊而言,却恰巧是拿手好戏。

他对坭兴泥料的研究颇深,可以说,泥料配比多少,温度烧到多高,才能得到想要的色彩和质地,董经过多年的摸索,已然成竹在胸。

下面几把纯坭兴陶质花壶,足见董焕俊的高超工艺水平。 

董焕俊坭兴陶壶品赏插图4

南瓜壶,一大一小南瓜各安其位,饱满滋润,瓜叶合流,瓜蒂作钮,瓜皮面洒黄泥为斑,上下筋纹对整,形态乖巧,器身轻盈,把玩在手,着实令人喜爱。

董焕俊坭兴陶壶品赏插图5

马蹄壶,造型极尽肖物之态,色泽红紫相间,薄意精雕筋、皮、芽,生气勃勃,必须配置好泥料,控制好烧制温度,才得有此悦目之作。

董焕俊坭兴陶壶品赏插图6

这把柿子壶造型,似是历经风霜雪雨,表面凹凸光润,反光处如柿霜附身,精华浓缩于柿腹中,壶盖精雕为柿蒂,盖口轮廓随柿身起伏,施尽巧工,特别之处还在于此壶通身黑中透紫,乃精控高温烧制而成,整个器物,如老者弥坚,藏智不露,令人叫绝,据说烧成器者只得十之一二,得之者,请珍惜。

 董焕俊不仅潜心研究制壶技艺,为开拓视野,博览众长,每年都安排外出旅行、采风,吸取更多创作元素,储灵感之材,并将之付诸于新研创的作品中。

下面两款作品,取材自江南水乡的灵感,深厚秀丽的形和色,配以水乡温柔婉约之刻绘,“相与枕藉乎舟中,不知东方之既白”,薄雾轻纱,炊烟袅袅,是那样安宁祥和,韵致浓郁。

董焕俊坭兴陶壶品赏插图7

两年前,他从博物馆藏的青铜器那高古斑驳的岁月感中获取灵感,以陶代青铜,经过无数次的配泥和试烧,终于创制出了气质深沉厚重的高古系列坭兴陶新作。

董焕俊坭兴陶壶品赏插图8董焕俊坭兴陶壶品赏插图9

这两款秦权壶,仿青铜锈蚀的肌理,带着岁月沧桑,蕴藏着沉厚的历史,以其嗟叹王权的更替,世事的兴衰,不如酌一壶好茶,怀古论今,寄予当下之美好。

董焕俊坭兴陶壶品赏插图10

此仿青铜铜鼓壶,壶只手握大小,造型和纹饰已得铜鼓之精髓,纹路精细,手感细腻,滑不涩重。铜鼓在手,呼朋唤友,乐哉乐哉。

凭着对坭兴陶的热爱,经过多年的实践和参悟,董焕俊在造型的艺术表达上,已经有了他自己的面目,这应是一种自由创作的心境和孜孜求索的回报,他在用坭兴陶作为其艺术表达的工具,已经是做到了物为我所用、表我之意、为我之境、得我之趣。

下面这三把壶,均为董焕俊内心参悟,以其特有的艺术语言,而创制的佳作。

董焕俊坭兴陶壶品赏插图11

这把壶,我给它命名“高格壶”,壶身修长,形态优雅,直流翘天,盖钮高启,犹如一位高士高盘发髻,仙风道骨,昂立不羁,壶身薄意雕刻俞伯牙鼓琴,神态飘逸,琴声操动,令万山绝响,只为空谷遇知音,另一侧篆刻“高山流水琴三弄,明月清风酒一尊”,意趣萧然,格调高雅,耐人寻味。

董焕俊坭兴陶壶品赏插图12

这把叫“石痴壶”,历经二次烧制而成,才得此坚致光润之质,壶身圆扁,似深山一潭静渊,水波不兴,鼓胀将溢,渊中一奇石,寂寂独卧,粗犷的外形,与壶底粗粝状的砾石肌理效果上下呼应。石头,在古代文人心目中为永恒不变之物,为高士的人格象征,人可通过石头自观其心,自见本性。石痴者,迷恋自我也。当下之人,可以通过观石,审视自身,找到自性之物。此壶设计成卧石、圆扁身形,取意纵使内心坚毅不屈,也要在外保持谦恭的心态,内敛锋芒,放低身份,温厚待人。以此壶观照内心,理趣十足,你是否被其打动了呢?我对此壶,已是喜爱有加。

董焕俊坭兴陶壶品赏插图13

这把叫“蟹石壶”,纯坭兴陶料创制,独特的质感,尽显自然之美,壶型拙朴,制作者在捏制时似乎随心所欲,却是拙中见巧,壶流、壶把暗接独特,似天工又似人艺,注意看壶体通身陶泥表现,色泽斑斓多彩,肌理自然丰富,表面凹凸不平,气孔密布,犹如海边怪石滩上一块火山礁石,潮水退去,一只小螃蟹正爬到礁石上歇息,螃蟹精光油亮,眼神炯炯,惟妙惟肖,生机灵动,它与身下粗糙质朴的礁石,形成强烈对比,制作者因材施艺,以夺天工之技,得此大美之作。“蟹石”,即“卸石”也,当下人活得都不轻松,生活重担,工作压力,心里如有负重之石,董焕俊创作此壶的深层意涵,就是希望人们泡茶品茗之时,观壶见意,卸下心中负累,观自在,得清净,得解脱。此乃“悦于目,适于心”的无上佳作!

这就是董焕俊的艺术特色,承古而不复古,发掘中国文化精神内涵,以自身造诣,将传统高雅趣味与当代审美观念相糅合,合造型表达、装饰内容、刻绘意蕴为一体,融自然之美、工艺之美、艺术之美于一器。让我们在欣赏他的坭兴陶壶作品时,不仅得到舒畅的使用感受,在品茗的同时,还能品味到陶艺师匠心独运的意境,自得一份身心愉悦,何不快哉!

天地有大美而不言。艺术创造,就是要将天地之大美纳于小小器物之中,赋予其神性,使之成为人们精神、人格、意绪的投射之物,寄托了人们情感、理想和趣味。艺术家,以天地造化之物为媒介,去表达内心的自我,或者去造一个境,让自己和观者一起,沉浸其中。我想,艺术的最终目的,也就是如此吧。

以上品鉴,仅为我个人之言,不一定能完全表达创作者的理念和观点。我只希望能以此抛砖引玉,让更多的人了解坭兴陶,了解坭兴陶作品,了解坭兴陶艺师,关注我们身边这样一群为我们带来美好艺术享受的艺术家,关注我们身边这个美好的世界

转载请注明:五色陶 » 董焕俊坭兴陶壶品赏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