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

徐洪波:陶匠,陶“将”?陶范,陶“犯”?——我的当代陶“人”之路

陶瓷大师 守艺人 378浏览 0评论

1994年景德镇陶瓷学院(陶大)毕业。96年就开始自建土柴窑陶艺工作室,遵循从取泥、练泥到成型和烧成的全部陶瓷工艺流程,完全如民间个体陶工陶匠一样工作创作。但一颗不安分的艺术之心一直骚动着。

当我意识到陶瓷完全可以表达自己的情感和思想,不仅仅为了美,而更多可以对自己生活的世界表达态度和思考;也不仅仅为了个人的小我情思,更可以关注现实和社会,注入大我的思想能量。以陶瓷做武器,象一位战士一样工作,也就不可必免进行了从陶匠到陶“将”的思想蜕变。

徐洪波:陶匠,陶“将”?陶范,陶“犯”?——我的当代陶“人”之路插图

陶工陶匠的工作方式和结果往往是中规中矩的,严格依循传统或固有的陶瓷工艺和约定俗成的审美趣味工作,少有实验和开拓创新精神。但是个勤勤恳的守门人,其工作成就更多在于承继某种传统遗产,成为后学者有章可寻的榜样、楷模,或曰可供人学习和复制的“陶范”。

而想做为陶“将”的工作,面对的是一个个挑战,经历的是一场场“战争”。虽说好的将士是要服从命令,但艺术将士更应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,而这个声音更多是由“大我”在社会现实中的思想碰撞产生的回响。这个声音更多时候可能不那么悦耳,甚至十分刺耳。它可能触碰了某些利益团体的奶酪,遭遇世俗的反对,更甚被某些社会权威力量噤声。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闯门人,甚至是开门、开窗、打洞、推墙人,目的是为了现实和理想的通道更通畅。因为其工作不守成规,颇具实验和超前开拓先锋精神和勇气,相对传统保守(停滞)派(其实真正的传统是一列不断向前开赴的火车)来说,往往是犯禁和叛逆的,总是不被常人理解,甚至被误解,被视为狂徒、叛徒、罪人,或可称之为陶“犯”。古语:千人之诺诺,不如一士之谔谔。今之陶“犯”之心之思之作,或可为后世之陶“范”乎?

一言以蔽之,当代陶者当为人之思想精神自由而作,既有陶工陶范之朴素匠心,又有陶“将”、陶“犯”之担当勇气,方可能称之为当代陶“人”也。

代表作:

1,《克隆系列》2005-2008年。(获第八届全国陶瓷评比展银奖,及等二届世界陶艺杂志主编协会世界新锐陶艺大赛唯一银奖)

徐洪波:陶匠,陶“将”?陶范,陶“犯”?——我的当代陶“人”之路插图1

当时整个世界在热议人类无性繁殖之克隆技术。由于克隆羊的出现,使科学家幻想克隆人的成功。这是有背自然生命规律,科技至上的疯狂念头和行为。它将引人类进入梦魇还是天堂?作者利用陶瓷复制技术对这一问题展开有态度的思考。

徐洪波:陶匠,陶“将”?陶范,陶“犯”?——我的当代陶“人”之路插图2

徐洪波:陶匠,陶“将”?陶范,陶“犯”?——我的当代陶“人”之路插图3

徐洪波:陶匠,陶“将”?陶范,陶“犯”?——我的当代陶“人”之路插图4

2,《瑞士丐碗》2008-2009年。(入选澳门博物馆“以身观身”中国行为艺术文献展)

作者在瑞士驻场5个月创作。瑞士曾因其中立传统,可谓世界的银行,世界的储钱罐。但在瑞士,到处看到乞丐和流浪者。作者为来自或来瑞士及巴黎的乞丐、流浪者设计制作丐碗,约一百个。瑞士国旗的十字架中空做为投币孔。当它在丐者手中的时候,喜欢我作品的朋友会掏钱扔进它还是购买它?作者希望通过这个作品思考陶瓷艺术的内外边界的更多可能性。被称之为“社会陶瓷”。

徐洪波:陶匠,陶“将”?陶范,陶“犯”?——我的当代陶“人”之路插图5

3,《美国心经》2015年。(与徐冰同获麦迪逊2015十大最受欢迎作品)

徐洪波:陶匠,陶“将”?陶范,陶“犯”?——我的当代陶“人”之路插图6

我飞机到达美国时正是911纪念日,我踏上美国麦迪逊市第一脚的地方正是威斯康辛州立大学Chazen 美术馆的门口。当年徐冰在该校执教10年并在原该馆海外第一次做天书地书展。当时中美南海飞机产生摩擦,在麦市我还遇到一个禅宗团体,信奉《心经》。一个月后决定做心书作品《心·经》,耗时两月,制泥砖并写心经全文260个字,掏空原文字块,请当地美国人用字母模印下自己个人心里最想说的词句。然后组成一个飞机形状或一条线及书架陈列形式。重点是所有经砖中空串成一条通道,作者与观众或观众互相可在心经“通道”两头对视。希望用这种方式作者将东方的一部经典带入美国,和美国人民产生某种有意义的新关系。据说这部经是南海观世音所著,事后我才知道邀请我的机构,所奉箴言即:心与心的对话。该作是作者进一步践行其“社会陶瓷”理念的一个重要实验。

徐洪波:陶匠,陶“将”?陶范,陶“犯”?——我的当代陶“人”之路插图7

徐洪波:陶匠,陶“将”?陶范,陶“犯”?——我的当代陶“人”之路插图8

徐洪波:陶匠,陶“将”?陶范,陶“犯”?——我的当代陶“人”之路插图9

4,《中美墙》2018年。从《一路》到《梦-星空灿烂》(又名:《断墙?》)

徐洪波:陶匠,陶“将”?陶范,陶“犯”?——我的当代陶“人”之路插图10

“墙”其实是国与国关系阻隔的象征,与国旗有必然联系。《一路》(上图)让两国国旗水平并置,亦是化阻隔为坦途的象征。但问题的关键是中美两块星标砖的互换:反映出中美两国的复杂历史和现实(状)关系。并且这种看似不和谐的置换关系,触动人们对国旗完整性为代表的并非与生俱来和天经地义的“国”之概念的神经,触发人们在某种不适不安甚至恐惧中慢慢反思国家概念的本质。而室内的展示随意打乱,隔墙变成某种“装饰”墙,若星空灿烂中的美梦…(注:墙上图像为展厅老屋原有)

徐洪波:陶匠,陶“将”?陶范,陶“犯”?——我的当代陶“人”之路插图11

5,《意大利十字架》原名《我爱依然》2019年。(获第59届意大利卡斯特拉蒙特国际陶展“绝对一等”首奖)

徐洪波:陶匠,陶“将”?陶范,陶“犯”?——我的当代陶“人”之路插图12

每对蜡烛乳头都来自不同的年轻母亲,她们在给婴儿喂奶期间为我做模具,共有36位母亲的72个乳头。我知道原初的上帝形象有母性的乳房。我把所有带有年轻母亲乳头的蜡烛组成基督教十字架形状。这些乳头蜡烛隐喻着源自人类和神,及对人类和神的牺牲与爱。同时更重要的是,其中隐含着人类的集体虚构故事(宗教意识)与每一个个体真实具体的生命(真人的乳头)的某种对立又共生的关系…我们会放一些小灯到里面,颜色是红色或黄白色的。所有作品都是在中国景德镇用超级白瓷泥72个模具注浆成形完成。

徐洪波:陶匠,陶“将”?陶范,陶“犯”?——我的当代陶“人”之路插图13

转载请注明:五色陶 » 徐洪波:陶匠,陶“将”?陶范,陶“犯”?——我的当代陶“人”之路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